Jnana Yoga

《自我知識》經文 商羯羅


1 我創作《自我知識》(Atmabodha)是為了這樣一些人:通過苦修,他們已經獲得(身心)淨化,心中平靜,擺脫了感官欲求,他們渴望獲得解脫。


2 正如火是烹飪的直接原因一樣,(唯有)知識而非其他任何形式的戒行才是解脫的直接原因。因為沒有知識就不能獲得解脫。


3 行動不能摧毀無明,因為行動和無明並不牴觸。只有知識才能摧毀無明,正如(只有)光明(才能)驅趕黑暗。


4 正是由於無明,自我顯得有限。自我沒有任何多樣的可能。一旦摧毀了無明,自我就會自動顯露自身,就如同烏雲散去,太陽照耀。


5 通過反覆實踐,知識就淨化因無明而受污染的體困的靈魂。接著,無明本身就消失了,這就如卡塔卡果粉淨化了渾濁之水,然後(卡塔卡果粉)消失了。


6 這個世界充滿了依附和厭惡之物。它就像一個夢:只要一個人還是無知的,這個世界而就是真實的。但一旦醒來,這世界就變得不再真實。


7 梵是這個現象世界的基礎。只要沒有認識到梵,這個世界而就顯得真實。這個世界就像牡蠣殼銀光的幻影。


8所有的名都存在於知覺者的想像之中。這個知覺者是永恆的、遍在的基礎,是毗濕奴,其本質是存在和理智。名和色就像是焦灼和手鐲,而毗濕奴就像是金子。


9 由於和不同的烏帕蒂結合,遍在的空(akasa)似乎呈現彼此不同的空;一旦摧毀了這些烏帕蒂,看似彼此不同的空就變成為一。同樣,由於和不同的烏帕蒂結合,遍在的主表現為不同的主;一旦摧毀了這些烏帕蒂,他們就變成為一。


10 由於和不同的烏帕蒂結合,諸如種姓、膚色和地位的觀念疊置到阿特曼之上,就宛如味道、顏色疊置到了水中。


11粗身是靈魂經驗快樂和痛苦的中介,它由過去的業決定,從五個精微元素而來。一個精微元素的一半比例和其他四個精微元素個八分之一的比例結合產生粗身。


12精身是靈魂經驗的工具,它由五氣、十個感官、末那(心意)和菩提(覺)構成,這些(元素)都來自五大精微元素進一步細分和相互結合之前。


13 無明(avidya)是難以形容的、無始無終的,它被稱為原因,它是疊置在阿特曼上的一個烏帕蒂。要確知阿特曼不同於三個烏帕蒂。


14 由於和五鞘結合,純粹的阿特曼就如同五個鞘一樣。這就如水晶,一片藍布或紅布與之相觸,水晶就好像是藍的或紅的了。


15 通過分辨,一個人就可把純粹的、最內在的自我和覆蓋著它的五鞘分開。這就如同用杵敲穀粒,就可把穀米和穀殼分開。


16 儘管遍佈一切,但阿特曼並不在一切中照耀;阿特曼只在菩提(覺、理智)中展示,就如清水或明鏡中的鏡像。


17 阿特曼不同於身體、感官、心意、菩提(覺、理智)和無分別的原質。但它是它們呢的功能的目擊者,可以把它比作國王。


18 空中的雲在動,但卻好像是月亮在動。類似地,由於缺乏分辨,好像阿特曼是活躍的,而實際上活躍的卻是感官。


19 身體、感官、心意和菩提(覺、理智)在阿特曼固有意識的幫助下,從事它們各自的活動,就如人們在太陽光的幫助下進行活動。


20 愚人,沒有分辨,將身體和感官的特徵與功能疊置在純潔的阿特曼上,阿特曼是絕對的存在與意識,這就如同把諸如藍的、凹的等性狀特徵歸之於天空。


21 由於無明,人們會把水的運動歸因於反射在水中的月亮在動。同樣,人們會把心意的代理、享受和其他限制錯誤地歸因於阿特曼。


22 只要菩提(覺、理智)或心意發揮作用,就可以感知到依附、慾望、快樂、痛苦等等的存在。在身眠中,心意終止了,它們不是阿特曼。


23 阿特曼的本性是永恆、純粹、實在、意識和喜樂,就如光是太陽的本性,清涼是水的本性,熱是火的本性。


24 由於沒有分辨,阿特曼的兩個方面即存在和意識,與改變了的心意相結合而產生像「我知道」這樣的觀念。


25 阿特曼絕不會經歷變化,而菩提(覺、理智)絕不會擁有意識。但是,人們相信阿特曼等同於菩提(覺、理智),並陷入這樣的幻覺之中,好想他就是知微者,認識者。


26 把自身視為個體靈魂(jiva)的大靈魂會被恐懼所壓倒,就如同把繩子看做蛇的人一樣。通過認識自己不是個體靈魂而是至上大靈魂,大靈魂會重新獲得無懼。


27 心意、感官等等都由阿特曼照亮,就如一盞燈照亮一個壇或罐。但是,這些物質物件不可能照亮它們自己的自我。


28 同樣,就如一盞燈並不需另要一盞燈去照亮,作為意識本身的阿特曼也不需要另一個意識的工具去照亮自身。


29 在經典的陳述「不是這,不是這」的幫助下,通過偉大的吠陀聖句,使得所有的烏帕蒂失效,從而認識到個體靈魂和至上靈魂的同一性。


30 由無明創造的身體及其性質等,都是易壞的,不持久的,就如泡沫一樣。通過分辨,(就明白)你是純潔的樊,完全不同於它們。


31 我沒有諸如出生、衰老、疾病、死亡之變化,因為我不同於身體。我不依附於感官物件,諸如聲音和味覺,因為我沒有感官。


32 我沒有悲傷、依附、惡意和恐懼,因為我不同於心意。「他沒有呼吸,沒有心意,純粹,比高者更高,不朽。」


33 「從它這裡生出呼吸、心意、所有感官、空(以太)、氣、火(光)、水、地,它是這一切的支撐。」


34 它沒有屬性和活動永恆而純粹,沒有污染和慾望,不變,無形,始終自由。


35 這個梵永恆、純潔、自由;這個梵唯一、不可分、非二元;這個梵具有喜樂、真理、只是和無限之性質。


36 我確實是那個至上的梵。從裡到外,我充滿一切事物,就像以太一樣。我不變,在一切之中同一,我純粹、純潔、不依附、不可改變。


37 因而,連續不斷的反思創造出了「我是梵」這一印象,它摧毀無明及其困惑,就如返老還童之藥治癒疾病一樣。


38 獨居一處,心無慾念,控制感官,專注於獨一無二者——無限的阿特曼。


39 智者只應該理智地將整個客觀世界融入阿特曼,經常地把阿特曼看做無暇的天空。


40 已經到達至上目標的智者,放棄了諸如名和色的所有物件,作為無限的意識和喜樂的化身生活著。


41 在至上的自我那裡,不存在認識這、認識和認識物件之間的區分。它是唯一的意識和喜樂,它獨自照耀。


42 持續的冥想(可以比作鑽木取火)點燃了知識之火,知識之火徹底燒掉無明這一燃料。


43 就如黎明驅散黑暗,陽光普照,只是摧毀無明後,阿特曼光芒四射。


44 儘管阿特曼是永遠在場的實在,但由於無明,它不被認識到。一旦摧毀無明,就認識到阿特曼。阿特曼宛如一個人脖子上的裝飾品。


45 透過無明,梵好像是一個個額個體靈魂,就如樹樁看上去像人一樣。一旦認識到個體靈魂的真正本性,個體靈魂性就被摧毀。

46 覺悟實在的真正本性產生知識,這一隻是立即會摧毀具有「我」和「我的」特徵的無明,就如正確的資訊清楚了方向上的錯誤觀念一樣。


47 透過知識之眼,達到完全覺悟的瑜伽士看到整個宇宙在它自己的自我中,並把一切都視為自我,別無其他。


48 有形的宇宙確定是阿特曼;出了阿特曼根本沒有其他東西存在,就如罐與壇確實都是泥土而非其他東西。所以對覺悟者,所見一切都是自我。


49 解脫的靈魂擁有自我知識,放棄了他以前烏帕蒂的特徵。由於覺悟到他具有存在、知識和喜樂的絕對本性,他確實成了梵,就如蟑螂成了黑蜂。


50 作為在世獲得解脫的瑜伽士,在跨越幻覺之洋,殺死激情和厭惡之怪後,與和平合一,並居於只來自覺悟自我的喜樂之中。


51 放棄對虛幻的外部快樂之依附,堅守自我的解脫。靈魂滿足於來自阿特曼的喜樂,獨自照耀,就像放置在壇中的一盞燈。


52 儘管與烏帕蒂結合,但他,默觀者,並沒有被烏帕蒂所污染,就像天空一樣(純淨),並且,在所有的條件下,他都依然保持不變,就像啞巴一樣。他行動而不依附,就像風一樣。


53 在烏帕蒂被摧毀之時,他,默觀者,完全專注在毗濕奴也就是遍佈一切的靈之中,就像水在水中,空在空中,光在光中。


54 獲得了它就沒有更大的獲得,有了它的喜樂就沒有更高的喜樂,有了它的知識就沒有更高的知識——要知道,這就是梵。


55 看到了它,就沒有什麼需要看的,成為它就不會在這個產出的世界降生,知道了它就沒有什麼再需要知道的——要知道,這就是梵。


56 它是絕對的存在、知識和喜樂,是非二元的、無限的、永恆的和唯一的,並且它充滿四方,上面、下面和中間都充滿著它——要知道,這就是梵。


57 它是非二元的、不可分的、唯一的和喜樂的,並且吠檀多哲學指出,它是在否定所有有形物件之後不可還原的基礎——要知道,這就是梵。


58 諸神,入梵神、因陀羅神,知識品嚐到了一點點無限的梵之喜樂,按照相應的比例,他們就享受到了他們得到的那點喜樂。


59 梵遍及一切物件,因為梵,所有的活動都是可能的。梵滲透一切事物,就如同黃油滲透牛奶。


60 它既不是精微的也不是粗糙的,既不是短的也不是長的,他沒有出生,沒有變化,也沒有形式、屬性和色彩——要知道,這就是梵。


61 透過它的光,發光的星體,如太陽和月亮,就照耀了,但是星體的光卻不能照耀它——要知道,這就是梵。


62 至上的梵遍佈內內外外的整個宇宙,並照耀自身,就像火內內外外地滲入熾熱的鐵球,並且照耀自身。


63 梵不同於宇宙。除了梵,什麼也不存在。如果似乎有不同於梵的東西存在,那麼它是不真實的,就像海市蜃樓一樣。


64 一切所感知的,一切所聽到的,都是梵,別無其他。一旦獲得了實在的知識,一個人就把宇宙視為非二元的梵,絕對的存在、知識和喜樂。


65 儘管阿特曼是實在的意識,並且永遠都存在於任何地方,然而只有智慧之眼(才能)感知到它。但是,視力被無明模糊了的人看不見絢麗的阿特曼,就像盲人看不見燦爛的太陽。


66 在通過聆聽等點燃的知識之火的加熱下,個體靈魂擺脫了不純,就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


67 阿特曼,知識的太陽,從心中冉冉升起,摧毀無明的黑暗。遍佈一切者,維繫一切者。它照耀一切,它照耀自身。


68 他棄絕一切活動,在神聖、無暇的阿特曼之神殿中做崇拜——這個阿特曼獨立於時間、地點和距離;他出現在任何地方;他是冷熱等對立者的摧毀者;他是永恆快樂的給予者——他成了全知的、遍在的人,並在來世臻達不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