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三陰三陽/六經辨證

論三陰三陽


我的筆記






學習參考



三陰三陽, http://ap6.pccu.edu.tw/encyclopedia_media/main-usesc.asp?id=6734
中醫的理論基礎建立在陰陽五行上。陰陽的觀念可說涵蓋了整個的中國醫學,而陰陽之說最初可以追溯到周易。陰爻與陽爻相配成四相,即太陰、太陽、少陰、少陽。原只有二陰二陽。中醫的古代學者或認為四相不夠用,因此將四相加衍成三陰三陽,即太陰、少陰、厥陰;太陽、少陽、陽明;這是中醫對陰陽理論應用的一種開展,與一般易學家或陰陽家之所云自有不同。三陰三陽的理論,在中國醫學上應用得十分廣泛,無論在診斷上、藥物上乃至在經絡學說與針灸醫學上,三陰三陽的理論都是絕對不可缺少的,它可說是中國醫學的重要基礎。茲分項敘述之如後:

六經辨證

中醫診斷時,首先會辨別疾病屬外感或是內傷性質。外感病指感染各種外源性病邪而引起的疾病。其臨床表現,往往由表入裡,疾病發展有一定的階段性與變化規律。治療重點為祛除病邪,與內傷病以扶助正氣的方式有很大分別。

張仲景 (150~219AD)

後世醫家將外感病分為傷寒溫病兩大類。根據中醫的觀點,他們有很多不同之處,所以辨證方法有異;傷寒病以六經辨證為基礎,溫病則以衛氣營血或三焦辨證為基礎。

六經辨證最早記載於漢代張仲景(150- 219AD)之《傷寒雜病論》中,該書對外感病的辨證論治奠定了基礎原則。它針對外感病的普遍證候,根據症狀特點,劃分為六個證型階段。分別為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以此解說外感病勢,以及相互間的傳變關係。實際上六經辨證基本上描述了臟腑、十二經脈病的內容,但由於只注重分析外感寒邪病,所以是較侷限的臟腑辨證。

由以上看出,六經是指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六條經脈而言。傷寒病開始時,之邪從皮毛腠理而入,再循經脈深入臟腑,發病過程有特定規律。中醫描述為由表入裡,正氣漸衰的過程。六經病的傳變,往往與正氣、邪氣、治療、體質等因素有關。

一般外感病的循經傳變途徑

太陽 (小腸經、膀胱經)
陽明 (大腸經、胃經)
少陽 (三焦經、膽經)
太陰 (肺經、脾經)
少陰 (心經、腎經)
厥陰 (心包經、肝經)

太陽病 指外邪開始侵犯表體階段。又稱為表證

陽明病 指外源性風寒邪轉化為熱邪燥邪,直接傳入臟腑,影響陽明經相關部位。亦可由於治療失當導致津液虛耗所引起。表現陽氣未衰,邪氣盛極的激烈情況。

少陽病 指表證未能及時緩解,病邪開始侵入內裡,但又未達內部陽明水平的過度階段,屬於半表半裡之證。

太陰病 病位在裡,表現虛寒證。是由三陽病傳入中焦,或脾胃素虛所致。

少陰病 表示病在心腎,出現嚴重虛寒,整體機能衰退情況。

厥陰病 病變的最後階段,正氣與病邪相爭。但身體正氣已衰,陰陽嚴重紊亂。證候表現極為錯綜複雜。

根據六經辨證,三陽經病及三陰經病的表現
病證基本病變主要症狀
太陽
外風頭痛、發熱、出汗、惡風,脈浮緩。
表寒惡寒、發熱、無汗、氣喘、頭頸痛、全身痛、骨節疼痛。苔薄白,脈浮緊。
陽明
裡熱兼燥高熱、出汗多、非常口渴、面紅、心煩。脈洪大,舌苔黃燥。
胃腸實熱身熱、下午潮熱、便秘、腹滿痛拒按、煩躁、嚴重者譫語、神志不清。脈沉實有力,舌苔黃燥或焦黑起刺。
少陽
半表半裡口苦咽乾、視力模糊、寒熱往來、胸脅苦滿、厭食、心煩、噁心。舌苔白,脈弦。
太陰
脾胃虛寒腹滿脹、時痛時止、喜溫喜按,腹瀉、嘔吐、食慾不振。舌淡苔白,脈遲或緩弱。
少陰
陽虛內寒畏寒、精神萎靡、手足冰冷、腹瀉、洩瀉未消化食物、噁心、渴喜熱飲、小便清長。舌淡苔白,脈沉微。
陰虛火旺心煩、失眠、口燥咽乾、小便黃。舌尖紅,乾燥少苔,脈細數。
厥陰
寒熱錯雜口渴不止、寒熱錯雜、胸中疼熱、饑不欲食、食則嘔吐、四肢冰冷。舌苔白膩、脈弦數。

總括來說,陽經病屬表、多熱證、實證;陰經病屬裡、多寒證、虛證。三陽經病治療,以祛除邪氣為主;三陰經病治療,以扶助正氣為先。


一、三陰:三陰是太陰、少陰和厥陰的總稱。一般指三陰經,但不限於此,如難經第七難所云:「冬至後得甲子,少陽王;復得甲子,陽明王;復得甲子,太陽王;復得甲子,太陰王;復得甲子,少陰王;復得甲子,厥陰王;王各六十日。」此乃指氣候與脈象之關係,與經無關。然用於經者頗多,三陰經手三足三:手太陰肺經、手少陰心經、手厥陰心包經;足太陰脾經、足少陰腎經,足厥陰肝經。在六經辨證上,三陰病係指病邪在身體深部或五臟有病,因臟病屬陰故。三陰又指太陰經的代稱。按照傷寒病由表傳裡的發病次序,在三陰經中,太陰經首先發病,故稱「三陰」;其次是少陰經,叫做「二陰」;再次是厥陰經,叫做「一陰」。三陰又是太陰脾經的代稱。

二、三陽:三陽是太陽、少陽和陽明的總稱。其中包括了手三陽和足三陽。手三陽是手太陽小腸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陽膽經、足陽明胃經。三陽也是太陽經的代稱。按照傷寒病由表傳裡的發病次序,在三陽經中,太陽經位於最表層,首先發病,故稱「三陽」;其次是陽明經,叫做「二陽」;再次是少陽經,叫做「一陽」。此外,三陽是足太陽膀胱經的代稱。在六經辨證上,三陽病係指病邪在體表淺層或六腑有病。因在人體乃是表陽裡陰,故體表淺層屬陽;臟陰腑陽,故腑屬陽,六腑有病,大致屬三陽範圍。(李仲亮)


三陰和三陽分別是指手三陰經,足三陰經和手三陽經,足三陽經. 其中手三陰經是指手太陰肺經,分佈在手臂內則的內上方,中間為手厥陰心包經,手內則後方為手少陰心經. 足三陰(忘了說,陰經主要是分佈在手腿的內側)分佈在,腿的內上側為足太陰脾經,中間為足厥陰肝經,後方為足少陰腎經. 手三陽主要是分佈在人後背的外側.從前到後分別是,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數點腸經. 腿上從前到後是,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足太陽膀胱經. 


《傷寒論》中六經就是三陰三陽。古人分析事物的屬性,起初只有陰,陽兩個方面。後來由於只分陰陽,覺得還不夠,也不能說明較為複雜的問題,於是又把陰陽各分為三,便成了三陰三陽——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素問‧至真要大論》:「願聞陰陽之三何謂?歧伯曰:氣有多少異用也。」是說:陰陽雖然能代表事物的兩個方面,但是不同事物的每一方面,其陰或陽總是有偏多偏少的不同,因而它的作用也就各不相同,所以又分為三陰三陽。


《內經博議》 > 卷之一\天道部, http://www.zysj.com.cn/lilunshuji/neijingboyi/726-5-8.html
地上三陰三陽說
司天以地上三陰三陽.奉天六元.然上下不類.而以奉之.未解何義.又不解地上三陰三陽.何以定位.內經未之發明.請試論之.予前既明六元之著.盛於三陰三陽之定位矣.此六元之正義也.乃於其對.亦必三陰三陽奉之.豈三陰三陽未有定義定位乎.
夫天地
夫天地之大氣涵於宇宙.大概藏於北.生於東.長於南.收於西.則三陰在北.三陽在東.三陰在南.三陽在西.可知也.在易東北俱為陽方.而此北陰東陽.西南俱為陰方.而此南陰西陽者.要此即兩儀四象之義.所謂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者也.蓋氣必先藏而後生.此乃靜藏之地.故三陰先奠位於亥子丑.而太少厥皆聚者.所以全乎陰以為藏也.藏而後生.而生必於東.故三陽遂正位於寅卯辰.而少明太皆聚者.亦所以全乎陽而為生也.至於南離陽位.君火居之.而又總為三陰者.蓋巳午未皆長氣也.有生則必有長.長者實氣也陰也.北陰無以實長.故三陰亦聚於南.所謂天以陽生陰長者此也.西為蓐收正位.燥金居之.故西為陰方.為成為收.而三陽又居之者.蓋藏物必自下.收物必自上.生物必自下.殺物必自上.且自暑而涼.自秀而實.皆自上而下.上者陽也.而其時之肅殺者、亦陽也.申酉戌為肅殺之方.故三陽亦聚於此.所謂地以陽殺陰藏者此也.蓋天之二氣.分為四象.北為陰.西為陰中之陽.此地之二象.東為陽.南為陽中之陰.此天之二象.而生長收藏之理.備著於此矣.


《內經》三陰三陽理論與《傷寒論》六經病

作者: 吳明珠  
 《內經》三陰三陽理論與《傷寒論》六經病[轉]

  (註:傷寒論中疾病的傳遞規律如其順序是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實際上就是五行相生順序,分析人手足三陰三陽經的分佈及相互關係從裡面往外面順次一圈依次為太陰、厥陰、少陰、太陽、少陽、陽明正好與疾病傳遞規律陰陽相反,即依次太陽對太陰,陽明對厥陰,少陽對少陰,太陰對太陽,少陰對少陽,厥陰對陽明,這應該不是偶然的,人與天和而不同
 

摘要
  本文說明了《傷寒論》中大部份六經病主症包含了足六經循行部位的症狀;開樞闔從《內經》所云之三陰三陽從根本上講是指人體氣體的出入問題。並明說《傷寒論》六經病是合理繼承《陰陽離合論》三陰三陽理論基礎,結合《熱論》六經傳變理論而形成的。
關鍵詞:三陰三陽、六經病
前言
  張仲景原序中說:「撰用《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藥錄》,並平脈辨證,為《傷寒雜病論》合十六卷」,可見張仲景著述時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內經》的影響。《內經》對人體三陰三陽的論述見於多篇,從人體分部、陰陽氣的多少、生理功用等方面作了不少闡發。六經辨證作為《傷寒論》的重要學術成就,其六經病即以三陰三陽作為其理論基礎。
一、六經病主症與三陰三陽分部
  《陰陽離合論》對三陰三陽的分部作了闡述,其原則是「外者為陽,內者為陰」。以南面而立,前曰廣明,後曰太沖,太沖之地,為少陰,少陰之上為太陽,根起於至陰;中身而上,名曰廣明,廣明之下為太陰,陽明位於太陰之前,根起於厲兌;厥陰之表為少陽,少陽根起於竅陰。太陰根起於隱白,在衝脈之上,少陰根起於湧泉,在太陰之後;厥陰根起於大敦,在少陰之前。綜上,三陰三陽在人體有確定的分屬部位,大致與足六經相同。
  《傷寒論》大部分六經病之主症包含了足六經循行部位的症狀。如足太陽上額交巔,入絡腦,還出下項,夾脊,故太陽病有頭項強痛。足陽明經下膈屬胃,故陽明病以胃家實為主。足少陽經起於目銳眥,入耳中,故少陽病見目眩。足太陰經入腹,屬脾故太陰病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足厥陰肝挾胃屬肝,上貫膈,布胸脅,故厥陰病見氣上撞心,心中疼熱。可見,《傷寒論》六經病與《陰陽離合論》三陰三陽均是以足六經為基礎。
二、六經病證治與陰陽氣的多少
  《內經》是先秦哲學中陰陽理論與醫學結合的典範。《內經》的作者認為:「人生有形,不離陰陽」。其陰陽的含義是廣泛的,其中三陰三陽是重要組成部分。何謂三陰三陽?《素問‧天元紀大論》曰:「陰陽之氣各有多少,故曰三陰三陽也」。《素問‧至真要大論》指出:「三陰三陽也何謂?歧伯曰:氣有多少而異用也」。此處所謂陰陽之氣實指人體的正氣。因此,《內經》中的三陰三陽,除以足六經經絡循行作基礎外,其重要的劃分依據是陰陽氣的多少。
  人體陰陽氣的多少與疾病的發生密切相關,如陽明陽氣最盛,《至真要大論》曰:「兩陽合明,謂之陽明」,因此,陽明病多邪正交爭劇烈,以裡熱實證為主;厥陰為兩陰交盡之處,《陰陽類論》曰:「一陰之厥作朔晦」,為陰盡陽生之處,故其病多寒熱夾雜。
  六經病的治療也應當固護三陰三陽之氣,如太陽陽明陽氣充盛,故治療上太陽病採用辛溫發汗,如麻黃湯、桂枝湯;陽明病以清下為主,如白虎湯和承氣湯,總之,共治則總以去邪為要。少陽陽氣較少,故治療應以和解為主,小柴胡湯為代表方劑,其用人參、甘草、大棗皆因病入少陽,正氣有衰,故以此益中氣,和營衛,助正抗邪。三陰病中太陰較少陰正氣充足,仲景提出「當溫之」的治療大法,以溫中健脾為主,採用理中丸、四逆湯等一類方劑。少陰病機體抗病能力明顯減退,正氣大虛,故治療當急溫之,附子、乾薑為必用之藥。厥陰病用藥一般應遵循寒熱並用的原則,不可使藥性有所偏盛。張仲景在六經病治禁中對此有明確的提示,如在少陽病中指出不可發汗、吐下,以免耗傷氣血,出現變證。少陽病中也提出不可汗下,以加重陰陽之虛。他之所以在多處條文中反覆強調這些問題,皆因少陽、少陰本是陰陽二氣初生之處,故治療中應扶正加以去邪。
三、六經病病機與三陰三陽開樞闔
  統觀六經病與《內經》三陰三陽雖以足六經為其結構基礎,但並不能說就等於足六經。《陰陽離合論》在敘述三陰三陽後,特別強調了其功能,「是故三陽之離合也,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陽為樞」,「是故三陰之離合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並雲三陰三陽分言之「三經者不得相失」,而為一陰一陽。合言之「陰陽衝衝,積傳為一週,氣裡形表而為相成也」。對於三陰三陽開樞闔的問題,後世有多種解釋,一般認為於陰陽氣的運行有關。開指氣機發於外,闔指氣機蓄於內,樞指氣機可出可入。以上說明,《內經》所云之三陰三陽從根本上講是指人體氣機的出入問題。
  《傷寒論》繼承並運用了《內經》這一理論,將之具體化到外感病的病機中。
  太陽為開,應當與《靈樞‧營衛生會篇》「太陽主外」,《陰陽類論》「三陽(即太陽)為父」,《熱論》「巨陽(即太陽)者,諸陽之屬也」,「為諸陽主氣」合看,其意即諸陽脈之氣皆通於太陽,而為衛外之能。張仲景認為「傷寒一日,太陽受之」,風寒之邪侵犯人體,太陽首當其衝。其病在表,以脈浮、惡寒揭示陽氣向外抗邪之病理,為外感病的初始階段。太陰亦為開,《陰陽類論》「三陰為表」,乙太陰為陰之表,食不下、自利益甚等說明太陰病主要以局部中焦陽氣不足為病機,是三陰病的初始階段。
  陽明厥陰皆為闔,《傷寒論》指出:「陽明居中,土也,萬物所歸,無所複傳」,此從生理上說明陽明為陰陽氣所歸之處。病理上病邪,不論寒熱,一旦入於陽明,則也無所複傳,形成「胃家實」。厥陰病為六經病之最後階段,《陰陽類論》「一陰至絕作朔晦」,可見厥陰不僅是陰盡之處,又主陽之生,故張仲景以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揭示其熱化之機,而又以饑而不欲食,食則吐蛔說明其陰寒之本。
  少陽與少陰皆主樞,但少陽為陽樞,《陰陽類論》云:「一陽為遊部」,少陽樞機運轉,則陽氣外可從太陽之開,內可從陽明之闔,陽氣得以升降自如,故稱為遊部。若邪入少陽,則樞機不利,陽氣內鬱而為火,故張仲景以「口苦、咽乾、目眩」,作為少陽病的題綱證。因火灼津傷則咽乾,火擾清竅,則目眩,火熱上蒸則口苦,反映了陽樞不利的發病特徵。少陰為陰樞,尤在涇曰:「少陰為三陰之樞,猶少陽為三陽之樞也」。《陰陽類論》云:「二陰為裡」,「二陰為雌」,可見二者有陰陽表裡之區別。從生理上來看,少陰之樞著重於水火既濟,以維持人體的陰陽動態平衡。若少陰之樞機不利,則人體陰陽失衡,或陽氣虛衰,陰寒內盛,或陰虛陽亢,張仲景謂:「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以上一證一脈,反映了陰樞不利,陰陽兩虛,形神交困。
四、六經病傳變與三陰三陽排列
  六經病的排列順序一直是歷代醫家研究的重點,從《傷寒論》原文來看,其順序是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與《素問‧陰陽離合論》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厥陰、少陰排列不同,其區別在於少陰、厥陰的順序不同。而與《素問‧熱論篇》「傷寒一日,巨陽受之」,「二日陽明受之」,「三日少陽受之」,「四日太陰受之」,「五日少陰受之」,「六日厥陰受之」完全一致。但《熱論》三陰三陽不言開闔樞,只言經絡循行,而《傷寒論》六經病不僅包括了經脈循行部位的病變,也包括含了開闔樞功能失常導致的病理變化。因此,可以說《傷寒論》六經病是合理繼承《陰陽離合論》三陰三陽理論基礎上,結合《熱論》六經傳變理論而形成的。
  張仲景並沒有機械地繼承《熱論》日傳一經之論,而提出靈活的六經病傳變規律,正是受了《陰陽離合論》三陰三陽理論的啟迪。如以陽明為例,《熱論》提出「二日陽明受之,陽明主肉,其脈挾鼻絡於目,故身熱目痛而鼻乾不得臥也」。但《傷寒論》對陽明病傳變規律的論述更加詳盡,並能有效地指導臨床。97條「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結於脅下,正邪分爭,往來寒熱,休作有時,默默不欲飲食。藏府相連,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嘔也。小柴胡湯主之。服柴胡湯已,渴者,屬陽明也,以法治之」,說明少陽病變可傳入陽明。187條「傷寒脈浮而緩,手足自溫者,是為系在太陰。太陰者,身當發黃;若小便自利者,不能發黃。至七八日,大便硬者,為陽明病也」,說明太陰病可轉出陽明。這些論述均是以陽明為闔為理論基礎的。
  總之,《內經》三陰三陽理論與《傷寒論》六經病的病因病機、證治等都有著密切的聯繫。六經辨證是在六經病的認識基礎上對其發展、變化的規律加以總結而形成的,因此,三陰三陽很可能就是張仲景撰用《內經》理論為《傷寒雜病論》的核心。
 註:按《素問‧熱論》所云,傷寒一日,太陽受之,二日陽明受之,三日少陽受之,四日太陰受之,五日少陰受之,六日厥陰受之。六日竟後,至七日又復太陽。故傷寒六經的傳變,亦是七日來復。三陽主動,故頭尾先動,中節後動;三陰主靜,則開樞合順次傳遍,整體除開少陽按逆向相生分佈,不斷由子傳母。經絡系統大都以陰陽來命名。一切事物都可分為陰和陽兩方面,兩者之間又是互相聯繫的。經絡的命名就包含有這種意思。一陰一陽衍化為三陰三陽,相互之間具有對應關係(表裡相合)。 
       手   足             手 足

   太陰(肺經脾經)-陽明(大腸胃經) 
  少陰(心經 腎經)-太陽(小腸 膀胱)

   厥陰(心包 肝經)-少陽(三焦 膽經)  
  三陰三陽是從陰陽氣的盛衰(多少)來分:素問‧至真要大論》說:「願聞陰陽之三也,何謂?」「氣有多少異用也。」「陽明何謂也?」「兩陽合明也。」「厥陰何也?」「兩陰交盡也」(實際上三陰三陽之說暗合正反合或者入、證、合的基本規律,其基本規律類似附設六脈的過程,兩陽合明之「陽明」對應三陽之陰陽相合之靈,兩陰交盡之厥陰,對應三陰之陰陽相合之靈,從這點意義上來說陽明和厥陰分別對應太極兩魚眼,這從內經將人體以腰部為界劃分為上下陰陽兩部分也能看出端倪。傷寒論中疾病的傳遞規律如其順序是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實際上就是五行相生順序,這並不妨礙內經所謂以少陽、少陰為樞的理論,其中樞乃是因為入證合之「證」作為關鍵,而對應附設六脈之實位脈,是本底之脈。陽明和厥陰正應「明本非明」.之所以少陽、少陰為樞,主要是因為二者陰陽氣機都比較弱小,有向多個方向發展的潛力,而樞的作用恰恰如此,可左右轉,就陰陽的質量而言:少陽最弱,太陽最強,陽明次之,因為陽明是已經合之陽,三陰也與此類似)。 

   黃帝內經‧靈樞‧陰陽系日月第四十一:「黃帝曰:合之於脈,奈何?岐伯曰:寅者,正月之生陽也,主左足之少陽;未者,六月,主右足之少陽。卯者,二月,主左足之太陽;午者,五月,主右足之太陽。辰(東南之位)者,三月,主左足之陽明;巳者(南偏東之位),四月,主右足之陽明。此兩陽合於前,故曰陽明(註:因此陽明可能指東、南兩陽)。申者,七月之生陰也,主右足之少陰;丑者,十二月,主左足之少陰;酉者,八月,主右足之太陰;子者,十一月,主左足之太陰;戌者(西北之位),九月,主右足之厥陰;亥者(北偏西之位),十月,主左足之厥陰;此兩陰交盡,故曰厥陰(註:因此厥陰可能指西、北兩陰)。」
  三陰三陽的名稱廣泛應用於經絡的命名,包括經脈、經別、絡脈、經筋都是如此。分佈於上肢內側的為手三陰(手太陰、手少陰、手厥陰),外側的為手三陽(手陽明、手太陽、手少陽);下肢外側的為足三陽(足陽明、足太陽、足少陽),內側的為足三陰(足太陰、足少陰、足厥陰)。從手足(上下肢)陰陽的命名可以看出,經絡學說的形成與四肢的關係是最為密切的。 
  在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帛書中有關於十一脈的兩種寫本(第二種又分甲、乙兩種本子,文字基本相同),這是較《內經》為早的古代經絡學說文獻。十一脈的名稱,是以「臂」「足」分陰陽,與手足分陰陽的意義是一致的。




傷寒論的三陰三陽

傷寒論中所說的三陰三陽並非內經中所說的三陰三陽,而是一個病位與病勢的描述。

太陽病病位涉及到足太陽經,足太陽府,涉及到膀胱,涉及到體表,體表的陽氣被外來的風寒邪氣所傷。屬陽症的初起。
陽明病涉及到手足陽明經府。那就是說手陽明大腸,足陽明胃,還有大腸經,胃經。從《傷寒論》的症狀來看,主要是足經的症狀。屬於陽症的極期。正邪鬥爭激烈,所以表現了大熱大實的症候。
少陽涉及到了膽經,膽府和三焦,手少陽三焦和足少陽膽,它是陽症的後期。進入少陽的邪氣,可以是寒邪,也可以是熱邪。如果邪氣在少陽經的話,那是寒邪,因為它有往來寒熱這個症狀。邪在經的時候,是寒邪,邪入府的時候它化熱。少陽是個小陽,所以它抗邪的能力並不強,所以它是陽症的後期。
太陰病涉及到脾經,涉及到脾臟,沒有涉及到手太陰肺。手太陰肺的病變在太陽病的階段就常常表現出來了。傷寒論中的太陰病,只講到太陰脾的病。它是陰症,僅僅涉及的脾陽虛,屬於是陰症的初期。
少陰病涉及到心腎,涉及到腎經。屬陰症的危重期。心腎真陽虛衰為主的這種少陰病,不去積極的救治,常常會出現不良的後果;外來的寒邪為主,寒勝傷陽的症候,只要他心腎真陽沒有完全衰竭,我們經過積極救治,把陰寒驅出體外,還有很好的愈後。
厥陰病,它主要涉及到肝和心包。如果這個病是由少陰傳來的,那就是陰症的末期,有死無生呀。當陰寒邪氣特別盛,盛到了極點的時候,而相火被鬱到了極點的時候,相火爆發,陽氣來複,所以厥陰病就可以有陽氣恢復的這種機轉。如果陽氣恢復之後,陽複陰退,病就可以自癒;如果陽氣恢復太過呢,又可以轉成熱症,轉成陽症,所以厥陰病篇又存在著陰盡陽生的這種變化,所以它既是陰症的末期,又是陰盡陽生的階段,這就是厥陰病的特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