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陰陽應像大論篇第五


內容

    沒有標題



    黃帝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於本。(生之本 本於陰陽)


    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靜陽燥,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

    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氣生濁,熱氣生清。清氣在下,則生飧洩;濁氣在上,則生(月真)脹。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從也。

    故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
    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臟;清陽實四肢,濁陰歸六腑。


    水為陰,火為陽;陽為氣,陰為味。

    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

    味傷形,氣傷精;精化為氣,氣傷於味。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

    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
    味厚則洩,薄則通。氣薄則發洩,厚則發熱。
    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
    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湧洩為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勝則熱,陰勝則寒。重寒則熱,重熱則寒。
    寒傷形,熱傷氣。氣傷痛,形傷腫。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也,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也。


    風勝則動,熱勝則腫。燥勝則干,寒勝則浮,濕勝則濡瀉。
    天有四時五行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
    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
    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
    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不固。
    故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故曰:冬傷於寒,春必溫病,春傷於風,夏生飧洩,夏傷於暑,秋必痎瘧;秋傷於濕,冬生咳嗽。
    帝曰:余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臟腑,端絡經脈,會通六合,各從其經,氣穴所發,各有處名,溪谷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外內之應,皆有表裡,其信然乎。

    岐伯對曰:
    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髒為肝。在色為蒼,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竅為目,在味為酸,在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筋,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髒為心,在色為赤,在音為征,在聲為笑,在變動為憂,在竅為舌,在味為苦,在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咸勝苦。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髒為脾,在色為黃,在音為宮,在聲為歌,在變動為噦,在竅為口,在味為甘,在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肉,酸勝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在腎,肺主鼻。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髒為肺,在色為白,在音為商,在聲為哭,在變動為咳,在竅為鼻,在味為辛,在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腎主耳。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髒為腎,在色為黑,在音為羽,在聲為呻,在變動為栗,在竅為耳,在味為咸,在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咸傷血,甘勝咸。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
    故曰: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帝曰:法陰陽奈何?

      岐伯曰:陽盛則身熱,腠理閉,喘麤為之俛抑,汗不出而熱,齒干,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

      陰勝則身寒,汗出身長清,數栗而寒,寒則厥,厥則腹滿死,能夏不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之形能也。

    帝曰:調此二者,奈何?岐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用此,則早衰之節也。

    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不聰明矣。
    年六十,陰痿,氣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
    故曰: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故同出而名異耳。

    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愚者不足,智者有餘,有餘而耳目聰明,身體強健,老者復壯,壯者益治。
    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樂恬憺之能,從欲快志於虛無之守,故壽命無窮,與天地終,此聖人之治身也。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強也。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精並於上,並於上則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便。
    西方陰也,陰者其精並於下,並於下則下盛而上虛,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
    故俱感於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理,故能為萬物之父母。

    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綱紀,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

    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中傍人事以養五臟。

    天地通於肺,地氣通於嗌,風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谷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

    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

    土以天地為之陰陽,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右之;陽之氣以天地之疾風名之。暴氣象雷,逆氣象陽。
    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故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

      故天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臟;水谷之寒熱感,則害於六腑;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脈。

      故善用針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我知彼,以表知裡,以觀過與不及之理,見微得過,用之不殆。

      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觀浮沉滑澀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故曰:病之始起也,可刺而已;其盛,可待衰而已。

      故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衰而彰之。

      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補之以味。

      其高者,因而越之;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滿者瀉之於內。

      其有邪者,漬形以為汗;其在皮者,汗而發之;其栗悍者,按而收之,其實者散而瀉之。

      審其陰陽,以別柔剛。

      陽病治陰,陰病治陽。

      定其血氣,各守其鄉。

      血實宜決之,氣虛宜掣引之。


    Comments